雷雷打嗝⚡️llG_

【雷安】About kiss

我飞起👼

一只君瑾:

*520快乐
*一口大糖
*ooc抱歉
* 给@-FWING-


About Kiss/by.君瑾


  在安迷修的记忆中,与雷狮印象深刻的亲吻一共四次。
 
  第一次纯属偶然。
  安迷修与雷狮从小认识,按理来说应该是像格瑞和金那种两小无猜天天黏在一块儿的关系,但事实上两个人因为个性背道而驰几乎水火不容,隔三差五就要来上一架落得个两人都鼻青脸肿。
  好巧不巧幼稚园时两个人偏偏就分到一个班,从此凹凸幼儿园的经典场面就是两个一般高的小孩子面对着面咬牙切齿,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


  那次雷狮不小心碰倒了安迷修的玩具看着那匹小小的木马摔成了几瓣,还没来得及道歉(不过他本来也没准备那么做)就被人给愤怒的推倒在了地上,本来还有点内疚的雷狮被这么一搞火气也上来了,呲牙咧嘴的就翻了个身将人压在了身下。
  两个人迅速的扭打成一团,把周围的小朋友吓了一跳(虽然他们冷静下来之后都选择了看热闹),然后他们就目瞪口呆的看着极度愤怒的安迷修在混乱之中咬了雷狮的脸一口,好家伙,力气不小,疼得雷少爷龇牙咧嘴,连是哪儿都没看清楚就恨恨的咬了回去。
  于是老师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雷狮压在安迷修身上嘴对嘴打啵(以他的角度看上去的确是),那叫一个难舍难分(其实只是雷狮咬的发狠不想松口而已),双方的年纪丝毫不影响其暧昧程度。
  老师深深地震惊了。
  屁大点就耍流氓,不得了。
  老师拨通了雷狮家长的电话。


  第二次是恶作剧。
  转眼间时光飞逝,矮矮的小孩迅速拔高跨入了小学的门槛。所谓冤家不对头,安迷修一进新班级看到雷少爷的脸简直想掉头就走。雷狮年纪轻轻就成了凹凸小学扛把子,带着自家表弟和同班的金毛狗还有拖把头(安迷修实在不记得这俩叫啥了)组了个雷狮海盗团搞事。
  安迷修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厮简直就是提前中二病,还什么海盗团,洗洗睡吧你们没有船。
  雷狮:“最后的骑士大人,你也没有马。”
  安迷修:“………………您妈。”
  是的,安迷修深受骑士道茶毒,天天以最后的骑士在凹凸小学自居,要说中二程度跟雷狮是并列第一。
  从此两个人互怼的更加厉害。


  …废话不小心唠多了,我们来说正事。
  真心话大冒险想必都是大家的童年回忆,而这就是安迷修第二次噩梦的起点。
  雷狮有段时间一时兴起,也老喜欢跟着一起凑热闹,奈何那脸黑的,一把把输的也是没sei了。
  “…不是……大哥您……”
“卡米尔你让开!老子今天一定要翻盘!”
  意料之中又输了一把,雷狮一时冲动就给选了个大冒险,可惜输的对象居然是凯莉凯大佬,星月魔女把棒棒糖嚼碎蓝色的眼睛滴溜溜一转,主意来了。
  “——你去亲安迷修一口。”
  安迷修:“????????”


  安迷修很苦逼,他知道自己今天运气不咋地,识相的没加入大部队搞事,只是在旁边安安静静的啃个书沉迷学习,谁知道这么倒霉,躺着还能中一枪。而雷狮更是心情复杂恨不得给自己一大耳刮子,想起卡米尔的劝诫悔的肠子都快青了。
  挣扎都是无用的,雷狮抱着上刑场的心情,在周围一众围观下视死如归的捧起安迷修的脸低头吻下去,而就在唇与唇相碰之间(凯莉已经举起了他的手机),门吱呀一声响了,大家看见了老师目瞪口呆的脸。
  大概这就是非酋吧。
 


  第三次是有意为之。
  安迷修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初中新班级里雷狮微笑的脸了,或许这就是命吧。他面无表情的把书包塞进桌肚,在椅子上坐下来,然后对着新的座位表目瞪口呆。
  ——座位表上他的名字和雷狮的名字紧紧挨在一块儿。
  ——他们是同桌。


  没想到也相安无事,毕竟大家都初一了又不是小学生打架多没意思,但怼还是要怼的,天天嘴炮打的还是一样的厉害。
  久而久之两个人也就不再沉迷于一味的互怼甚至关系渐渐那么好了起来,雷狮每天一边吃着安迷修的早饭一边用着安迷修的笔抄着安迷修的作业一边叫安迷修帮他打掩护,而安迷修一边忍着打死他的冲动一边告诉他八点钟方向有个老师正在靠近。
  日子平淡有序的继续着。


  新的一天安迷修刚来学校就嚷嚷着困了,一问原来是昨天晚上补小马宝莉看了一晚上,雷少爷一边眼皮都不抬的嘲笑他想马想疯了,一边被安迷修鄙夷的戳了戳T恤上印的海盗船。
  “我要补觉,你帮我打个掩护。”
  “得嘞你雷爸爸记住了。”
  安迷修连骂都懒得骂他了倒头就睡,然后迷迷糊糊也就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周围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想着大概是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一边讶异自己居然一睡三节一边暗骂雷狮那个混蛋不叫他起床,正想爬起来活动活动筋骨,忽然感觉有人在渐渐靠近。
  安迷修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
  有人将唇轻轻映在了他的侧脸上。
  仅仅半秒便快速分开。


  “骑士,起床啦,体育课。”
  脑门被谁轻轻弹了下。
  “想打架吗?!”
  “——不想。快走吧其他人都走光了。”


  在雷狮看不见的地方,安迷修摸了一下脸上被亲过的地方。
  ——切。
  ——不坦诚的混蛋恶党。


 
  第四次是两厢情愿。
  雷少爷过生日向来是大排场,搞得轰轰烈烈,安迷修作为发小也是例行到场,看着同学们不嫌事儿大把雷少爷往死里灌得人家撕心裂肺非要唱死了都要爱,安迷修只觉得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打开手机录个视频。本着骑士道的精神骑士大人滴酒未沾,结果成功的成为了护送寿星回家的第一人选。
  安迷修搀扶着雷狮在路上走着,费力的寻找着路上的的士,那群不靠谱同学早就跑没影儿了,连卡米尔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安迷修甚至怀疑他们都是串通好了搞他。雷狮喝醉了还有心思胡言乱语,在他耳边说个没停。
  “…安迷修……”
  “…叫你爸爸干嘛?”
  “…安迷修…”
  “…有屁快放。”
  “安迷修。”
  安迷修正要发火,雷狮忽然凑到他耳边,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混合着淡淡的酒香。他的心跳几近停止。
  雷狮说。
  “——接吻吧。”


  “我以为你他妈只是单纯的想跟我打个啵!”
  第二天的宾馆豪华大床上,安迷修扯着被子愤怒的指控。
  “太单纯了,骑士。”雷狮刷着手机头也不抬,“到嘴的食物你会闻闻就给推开?!”
  “——这他妈是一个道理吗?!”
  “得得得,看你这么生气。”
  雷狮把手机放下,笑得狡黠。
  “就罚我跟你一辈子在一起怎么样?——”



  ——至于后来的亲吻,已经多的安迷修数都数不清,记都懒得记了。


Fin.

我靠 我死了 这个鬼狐 呜呜呜呜呜 超帅

绍拜拜:

爱豆狐的演唱会,门票两亿

又一个脑洞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